秾蔻

银英原文《白银之谷》节选1点评

不知道可不可以在老福特贴原文,会不会侵权呀,如何涉及侵权请告诉我,马上删掉。

这一段重点写了吉莱两人对待士兵那啥啥妇女的事情。感觉我先看了老动画和ova,先入为主圣父吉了,其实吉切开黑的感觉很明显呀!
莱其实做了他想做又碍于身份地位没法做的事情,很多人觉得吉在这段关系里面付出的比莱多,两人不平等,但是加上帝国等级森严的滤镜,其实莱付出的不比吉少的,在那样一个环境里面人人带着阶级滤镜,唯一莱,对人唯才是用,平等的对待别人,还敢作敢当,仗着特权护短的不要不要的,这样的领导请给我一打!
论如何理直气壮的写吉莱的车,得先做好心里建设,把吉从圣父的神坛上拉下来才对!

卡布契兰加行星位于银河帝国的要冲伊谢尔伦往自由行星同盟的方向约八.六光年的宇宙点的位置。那是一颗连恒星光都需要花一000秒以上才能抵达地表的冰冷惑星。在那里,一天有二十八个小时、一年有六六八天,春秋两季极短,年中有六00天以上是天寒地冻的冬季。 
 这颗行星在历史上一直是帝国与同盟的兵家必争之地。为了提高空中攻击的效率,两军的战火常常蔓延到气候条件极差的行星地表。这里的军事设施年复一年地遭受同样的命运,盖了又被炸、炸了又重建。像一处名为BⅢ的帝国前线基地一直到帝国历四八二年、宇宙历七九一年时,才正式成为帝国的一部分。  
同年七月,刚从帝国军幼年学校毕业的两名少年莱因哈特·冯·缪杰尔和齐格飞·吉尔菲艾斯到这座基地赴任。这是在莱因哈特冠上罗严克拉姆的姓氏之前五年的事。 
当时他们两个只有15岁,但是莱因哈特已经长到一七五公分,吉尔菲艾斯也有一八0公分。  他们两人非常受人瞩目。莱因哈特有着一头阳光般闪亮的金发,以及令人联想到蓝玉的苍冰色眼眸,是一位少见的绝色美少年。而留着火红色头发的吉尔菲艾斯,在莱因哈特的光芒下虽然略显黯淡,但也绝对称得上是俊秀之姿。 
 莱因哈特毕业后,原本只能当一名预备军官,但他却被授与少尉的官阶。他能享有和士官学校毕业生一样的殊荣,主要是因为他的姊姊安妮罗杰是皇帝佛瑞德李希四世的宠妃,在皇帝的暗示下,莱因哈特才能得到现在的职位。在帝国体制里,君主的意志本来就凌驾一切的法律,再说也没有任何一位朝臣会为了区区一名少尉的任官而向皇帝厉言相谏。 
 莱因哈特当然也满腔热血地期待到太空作战。可是他初次上阵的地点不是太空,却是边境的某座荒凉的惑星。对于这样的安排他感到相当沮丧和失望。对他而言,只有在广阔无边的宇宙空间才能一展抱负和才能。如今被派到一个天寒地冻的高重力惑星,满天星斗的宇宙看起来是那么地遥不可及,也难怪他不断向好友吉尔菲艾斯大吐苦水。最令他感到不满的,是卡布契兰加行星的战斗根本学不到任何战略上的意义。 
 但是尽管如此,能被分派到前线勤务一直是莱因哈特的愿望。原本人事局安排他到后方的军医院担任事务员。这个职务既轻松又安全,而且还有不少油水可捞,是人人抢着要的肥缺。不过莱因哈特并不图享乐,所以回绝了这项派令。当时人事局长还认为他是个“不识时务的小子”,不过还是照他的愿望安排他上前线。 
 卡布契兰加行星是一片酷寒的不毛之地。不过在赤道厚达一三.五公里的冰层下却蕴藏着铌、钏、氧化钛、镭金属、锂、铑、锑、纯矽等稀有矿物。银河帝国和自由同盟都只能确定矿物的存在,谁也不敢保证是否真的有开采的经济价值。虽然双方都曾在这里建设采矿基地,可是每次都遭到对方的破坏。就为了“不能让宝藏落入敌人手中”这种低层次的战斗动机,两军在这里投注了大量的兵力和财力,不但加重了这里的酷寒,也制造了不少战争冤魂。 
 手持子弹式步枪的士兵带领莱因哈特来到司令官室。  
警备兵之所以使用子弹式步枪的原因,倒不是因为对古董有兴趣,而是必须藉着枪声恫吓敌人。这一点,有大气的惑星和无声无息的宇宙空间是不同的。 
 BⅢ基地虽然经过多次扩张,不过到现在还是一座小小的军事基地,司令官是一名叫海鲁特的上校。 
 这位年纪40多岁的中年男子,外表看起来阴沉、诡异,双眉粗而向外,唇色黝黑,眼神毫无生气。 
 他用单手回应莱因哈特的敬礼,另一只手则握着一张皱折的纸片。看起来像是重要的报告书或是命令之类的信件。海鲁特注意到莱因哈特的视线停留在纸张上,匆匆忙忙地将纸塞进衣服的口袋里,然后摆出一副威严的态势。 
 “虽然令姐蒙受皇帝陛下的宠爱,但是别忘了,你只是一名新任的少尉。我劝你最好公私分明,免得背后惹人闲话。”  
“属下知道。” 
 “你在幼年学校的成绩好像很不错,不过理论和现实是不同的,这一点你可要搞清楚!” 
 “是,属下知道。”  
要压抑内心的轻蔑之意还真是得花费一番功夫。对莱因哈特来说,像海鲁特这种只知道搬弄陈腔滥调来展示自己的刚直和威严的人,根本不值得尊敬。面对皇帝宠妃的胞弟,非但不懂得以自身的能力和见识让对方折服,反而用军队组织的权威加以侗吓,这种人还有什么好指望的。 
 “这年头,真正的人才实在不好找。” 
 莱因哈特感到有些失望。为了理想,他一直希望能找到将来可以当他左右手的可用之才。这件事他只告诉吉尔菲艾斯一人,因为他知道,告诉别人只会招惹不必要的嘲笑。 
 吉尔菲艾斯正在圆顶状基地的中央大厅等待莱因哈特。突然,他听到一阵不寻常的叫声。如果是一条狗或一匹狼的话,听到这么尖锐的声音一定会竖起耳朵吧。吉尔菲艾斯警觉地巡视着大厅四周,寻找叫声传出的方向。很快地,他的视线锁住堆放建材和车辆零件的角落。 
 那是一幕令人做恶的光景,至少对吉尔菲艾斯来说是如此。六名男人压着一名女人。女人不断地尖叫、抵抗,而男人则是嘻笑怒骂地剥去她身上的衣物。其实这样的光景在战斗前线早已是司空见惯,不值得大惊小怪。
  那些被派到前线,为一场莫名其妙、胜负难料的战争,长期处于战斗状态的士兵来说,他们的精神早已被腐蚀殆尽了。骑在女人身上的那几名士兵,他们的脸上看不出一丝一毫的理性。就连发情期的禽兽看到他们这种疯狂、毫不节制的兽欲,恐怕也会觉得羞愧吧。 
 发狂的士兵们发现有人靠近,突然停了下来。一打怀着敌意和不安的视线,一齐投向站在他们面前的红发少年。 
 “干什么!你是新来的菜鸟吧?” 
 一名双颊浑圆、脸上还长着青春痘的年轻士官开口质问。  
“等我们玩够了再换你,你就先忍着点吧。”  
“别傻了!少年人都很性急的,怎么挨得了那么久呢”  
士兵们轰然大笑。吉尔菲艾斯长这么大,还没听过像这么无耻、低俗的笑声。虽然以前在学校念书时,因为身份较低的关系,常遭到一些贵族子弟的羞辱,但是今天的笑声听起来格外令人感到不舒服。 
 “住手!” 
 他大喊着!声音充满着无法言喻的嫌恶感,连他自己都感到惊讶。 
 一股发自内心深处的怒气,爆发似地瞬间冲进每一道血管,直达指尖。或许那是出自洁癖而产生的正义感,但是其中还有另一种更难以压抑的情绪存在。 
 他想到的是,安妮罗杰被带到皇帝的寝宫时,是否也像地上的那个女人一样死命的抵抗?或者,在面对无力违抗的权威和暴力之前,只能无奈的屈服?五年前吉尔菲艾斯还是个小孩子,只能眼睁睁看着安妮罗杰被皇帝带走,那份愧疚至今还深藏在他的内心深处。 
 “嘿嘿、兄弟们,你们听到没有,这个红头发小鬼竟敢命令咱们耶!” 
 说完,一伙人又狂笑起来,那是确信自己处于优势地位的一种笑声。毕竟,他们有六个人,而红发小鬼只有一个,而且他个儿虽高,身材却显得细瘦,看起来一点威吓感都没有。或许在同侪的眼中,他的确给人稳重、成熟的印象,但是对眼前这几个经历过战场杀戮的士兵来说,根本还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子。 
 “叫你们住手,听到没有!!” 
 吉尔菲艾斯再次大喊,但没有得到善意回应,而且还招来更肆无忌惮的笑声。接着,一团东西朝他这边丢了过来。顿时,鲜绿的色彩遮住了他的视线。那是士兵们从女人身上撕下来的衣物。  少年的眼睛燃烧着无法压抑的怒火。他使出全身的力气,朝对方冲了过去。虽然士兵们紧急跳开,可是还是慢了一步。那个一脸青春痘的下士官,用手捂住嘴。没多久,一道血红色的游丝从他的指尖流到手腕。刚才的冲撞,让他咬到了舌头的前端。 
 “他妈的……!” 
 下士官狠狠的咒骂着。另外的五个人因为即时跳开,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他们放开女人,两眼冒着阴险的愤怒和复仇的火焰。嘲笑和讽刺已经不足以摆平眼前的事态。 
 突然,一记右飞拳冲着吉尔菲艾斯直击而来。虽然劲道凶猛,但是用来对付吉尔菲艾斯的话,速度还不够快。吉尔菲艾斯先一步闪开,随即准确无误地朝对方的下巴重击而去,那个人当场向后飞了出去。这时,一个看起来像是带头的家伙冷不防地从后面架住吉尔菲艾斯,让他动弹不得。 
 “大家上!”他才发出杀气腾腾的吆喝,突然一道黄金色的闪光出现在他们视界。瞬间,那个带头的士兵发出一声惨叫,随即扑倒在地。一名金发少年脚踩在他的身上,以严厉的口吻威吓: 
 “不准动!” 
 他的声音就像一把无形的利刃直直地刺进士兵的胸口。原本正准备上前攻击的士兵顿时凝住不动,惊恐地望着眼前的金发少年。 
 “谁敢再动一步,我马上刺穿你们老大的咽喉!不在乎的人尽管来吧!” 
 士兵们动也不动地站在原地。他们的神经早已被莱因哈特那对苍冰色的眼睛所释放的犀利目光牢牢镇摄住。莱因哈特脚踩着躺在地上的彪形大汉,昂然的战斗气势令人不寒而栗。
  “吉尔菲艾斯,谁手上有枪就杀了他!所有的责任由我来扛!”
  他那毫不畏惧的眼神和音调,已经为这场争斗划下胜负的休止符。士兵们的抵抗意欲一下子就被摧毁殆尽,取而代之的是恐怖和挫败感。虽然这些人在弱者面前,极尽所能地逞其凶暴的本性,可是面对强者的时候,却像见了猫的老鼠,吭都不敢吭一声。  
“住手、你们在做什么!!” 
 突然有人传来一阵怒斥。那是弗坎贝尔上尉的声音,这场纷争最后由他出面调停。 
 被弗坎贝尔上尉训斥了一顿后,莱因哈特被带到海鲁特上校的办公室。不过他面对一脸铁青的上校时却丝毫没有畏惧之情,反而昂首挺胸,以不妥协的表情和口吻替吉尔菲艾斯辩护。  
“吉尔菲艾斯的官阶本来就在那些士兵之上,当然有资格命令他们。那些人才是罪魁祸首!再说,他们的作为已经严重损害到皇帝陛下还有帝国军的名誉。吉尔菲艾斯出面制止他们,正好可以挽回百姓对咱们帝国军的信任,他的行为应该被赞扬才对,怎么反倒被责罚呢?” 
 莱因哈特的这番严词批评,不只是替好友辩护,而且也是对军纪涣散以及指挥官的无能,表示强烈的抗议。 
 他走出上校办公室后,在走廊等待的吉尔菲艾斯向他深深点头。 
 “莱因哈特,我给你惹了这么大的麻烦,真是对不起。” 
 “为什么要道歉,错不在你呀。” 
 “话是没错,可是这么一来,你的立场……” 
 “如果我看到那副光景却不出面制止的话,我想你一定会看不起我。所以我们的看法是一样的,你就不要太在意了。” 
 “是。”  
吉尔菲艾斯又向他点头。莱因哈特轻松地笑了起来,然后用他那细长高雅的手拨弄着好友的红色头发。 
 “我不是叫你不要放在心上了吗,你再这样点头点个不完,当心以后要倒立着走。”  ……弗坎贝尔的视线从监视荧幕上移开后,忿忿地说: 
 “哼、好狂妄的家伙!他以为子弹只会从正面飞过来吗?” 
 这是几百年来用来表示敌意的一种老掉牙的俗话,身为上尉的弗坎贝尔毫不羞耻的引用。 
 “上校、如果放任那小子继续嚣张的话,不但无法维持军纪,更会损及您的颜面,我们得想个办法治治他才行啊!” 
 海鲁特上校仿佛无视于弗坎贝尔的扇动,面无表情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递过去。当他看到弗坎贝尔读了纸条上的文字后露出一脸惊讶的表情,这才笑了起来。不过不是开朗的笑,而是一种隐含着邪恶的笑。 
 “……你知道了吧,那家伙一心想建立军功,我们就成全他吧。至于他能不能把握机会好好表现,就得看他的能力和造化了。当然啦,万一收到反效果也怨不得别人了。” 
 两个小时后,莱因哈特和吉尔菲艾斯接到命令,要他们搭乘机动装甲车前去侦察敌人的军情。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