秾蔻

奥丁日常

CP赤金
本文极度OOC,有奔日倾向,文笔幼稚,不能接受的请不要往下拉。

“我一直联络不到你,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
刚一进门,就被吉尔菲艾斯激动的语气给惊了一下的莱茵哈特下意识的收紧咽喉和后颈,他今天出门的时候通讯终端没电了,本着自己现在是宪兵队的人,奥丁街头也没人敢造次,就算有,也能用腰上的激光枪给对方开几个窟窿,就先忙着把手头的事情去办了,碍于面子,他也不愿意去宪兵队的其他人那边借个通讯终端,那帮家伙的恶意都已经写在了脸上,令人作呕!
反正出门前跟吉尔菲艾斯说过了,抓几个小喽喽而已,就因为听说人家祖上和李典宰相有八竿子能打着的关系,就把这货推给他了,而吉尔菲艾斯替自己去调查有关B夫人的线索,所以两人是分头行动的。

那个和李典宰相有八竿子打的着的犯罪嫌疑人的逮捕审查上报完毕。 莱茵哈特是步行回家的,由于布朗胥百克公爵家的伊丽莎白小姐过生日,回家的必经之路硬生生被车队戒严了,莱茵哈特看不惯这些大贵族的行为,三分钟之后他就掉头,绕路回家,宁可多走几步,谁要看那些大贵族的嘴脸呀?莱茵哈特的性格就是如此,一切随着自己的心意来,有时候冲动的像个孩子。但那种感觉又和什么都不懂的稚童不一样,那是一种纯粹的意识,不是孩子般的混沌。如果让他的挚友吉尔菲艾斯来说,那就是灵性,野生动物一样天赋的灵性直觉第六感。

所以,等到家的时候,差不多已经比平时晚了一个小时。没想到一进门就被红发的好友劈头盖脸的来了一句,莱茵哈特也知道是自己的错,低低的嘟囔了一句:“就一会儿嘛,干嘛那么操心。”心虚的视线忙撇到别处,不敢正视。
对方几乎是同时回了一句“所有和莱茵哈特大人有关的事情都不是小事。”虽然语气平稳了很多,可是态度还是非常强硬。感受到这种缓和的气氛,莱茵哈特难得的抱着尝试的心态试图去安慰因为自己一时大意而操碎了心的恋人,平日里他都是被哄的一方,哄人真心不在行,但是对方是吉尔菲艾斯,莱茵哈特就愿意去尝试,带着笑意,他轻快的小跑过去,抱住对方的脖子,在红宝石溶液一般的头发上轻轻落下一个吻,“你看,都是没你在身边原因,我看到那群仗势欺人的贵族,生气得绕道走回来啦!”

感受到莱茵哈特的爱意,吉尔菲艾斯叹了一口气,他就是拿这个人没办法,这是注定了的,从十岁开始,从相遇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明白了,这个人就是自己的天使,那种感觉,是那么的熟悉,好像他们已经一起过了三生三世,一种累世轮回的感应。
小时候自己经常问父母,天使是什么?得到的回答就是,天使呀,就是有两个翅膀的,美得惊天动地的,来源于古代地球时代经典《圣经》记载的,传递神的意志的拟人化的沟通媒介。法学出生的爸爸非常实在的说出了以上定义。
但是从第一眼看见莱茵哈特,吉尔菲艾斯就明白了什么叫——词穷。直击心灵的感受,眼耳鼻舌身意全身心的感受,五感官像野马一样奔驰着冲击他全身的每一个细胞,每一个毛孔,每一条神经末梢,血液飞速的在全身激荡,这就是“美”!!!
任何形容对他来说都是无意义的,那就是纯粹的光与热!除此之外剩下的都是黑洞,在如此强烈的光本身下,整个世界都黯然失色,再无意义。

然后吉尔菲艾斯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他的天使,那个人是全世界最纯粹的,在他眼里一切都是平等的,就像钻石一样,折射出最本质的事物,他能洞见所有的事物背后的实相,完全不会被障碍到。虽然相处久了,也有些小毛病,但这些才让他像个真实的人类呀,吉尔菲艾斯这样想到。

为了能配上天使,他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十年如一日的自我引导自我约束,力求尽善静美,为他排除掉所有的干扰、恶意、中伤、袭击……但对方今天这样的情况,通讯中断,没有按时回家,就不得不担心起来,莱茵哈特从小树敌无数,被人暗中偷袭完全有可能,可是又不能出去找他,着急上火干坐着一个小时,就算是圣人也该着急上火吧?

而且对方的小心思就是摆明了想亲亲我我一下就把事情混过去,一点都不理解这件事情的严重性。虽然身为恋人,这种方法百分百有效,可吉尔菲艾斯今觉得,这件事情的性质不一样,因为不满人事安排,而一肚子火的莱茵哈特比平时更加易燃易爆,没有一个缓解的出口,空等下一次出征是不行的,不想被他用这种方式蒙混过关,必须给他一个提醒。他搭住莱茵哈特的肩膀,退后半步,依旧带着笑意道:“我稍微晚点回来您就跟我闹别扭,亏我还特地带了海绵蛋糕回来,您绕道那么远,想必也是给我带了好吃的回来吧?”
“!?”
一起吃好吃的,是两个人回奥丁住的时候的共同乐趣,反正高级军官么,国家全包养,配发补给品从制服到袜子内外一整套一应俱全,私服穿的时间也不多,安妮罗杰还经常给两人捎点时髦款式私服,所以两人也没买什么东西的必要。虽说加起来两人的薪水数目惊人,但是在更加惊人的奥丁房价面前,哪怕是将官也得倒吸一口气。没有高层建筑和现代化交通设施的纯复古首都,空气清新,气候宜人,代价就是交通的时间成本巨大!中心区有房,光是房租就能养活一大家子,而军部的地理位置基本都特别好,为了节约时间,也只能花高价租这种老房子了。为了有朝一日能把姐姐救出来,给三个人安置一个四周带花园的情调别墅,两人私下的生活其实很异常节俭,甚至小气抠门了。吉尔菲艾斯倒还好,人生活财政情世故基本是他在打理,尔还会买点小甜品来调剂生活,莱茵哈特是根本没这个概念。

被恋人突然间问出的问题卡住了,莱茵哈特完全不知道怎么回答,吉尔菲艾斯从来都没有向他索求过什么东西,以往都是自己稍微服个软,事情就过去了,今天这是怎么了?
看到莱茵哈特这种状态,吉尔菲艾斯很满意,只要一个提醒,对方明白过来问题出在哪,这事就解决了。金发天生极端聪明,经常自己话说到一半就知道问题所在了。

可是这次事态却没有按他意料的走,对方虽然愣了一下,可是理解的方向却错了十万八千里。

莱茵哈特的双颊泛起淡淡的红晕,很显然理解错了“吃”的意义。
见状,吉尔菲艾斯忙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这声音些许有些无力,也许是对方脑电波过于强大,过于想当然,他自己都觉得越讲越无力。红发的年轻人也开始微微脸红,还是不行吗?在这个人面前就是完全没有办法抵抗?还是自己原来就有这个想法,只是被怒火和焦虑掩盖了起来。虽然确认了关系之后,两人有过几次性经验,可是莱茵哈特大人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自己也经常一天下来累的只想倒头就睡,所以肉体的关系也就那么屈指可数的几次,大多数情况,就是这样亲亲抱抱,相互抚摸对方,双方已经非常满足了。

其实这几天宪兵队整肃纪律,搜出了很多奇奇怪怪的违禁印刷品。本来没莱茵哈特什么事情的,可被他听到了据说有以安妮罗杰为原型的不良绘本,硬是要亲自查个究竟,于是吉尔菲艾斯硬着头皮陪他看了整整一个下午的违禁印刷品。这件事的后遗症就是莱茵哈特被这种事情勾起了孩子一般纯粹的好奇心,开始探索人体真奇妙了!
“吉尔菲艾斯,你说男人的前列腺真的有感觉吗?”

“这个姿势,你的话能支撑多久?”

“好奇怪呀!为什么明明脱光了的身体是神圣而纯洁的,半遮半掩是色情?”

“这些恶心的东西为什么那么多人会收集?”
…………

那几天实在忙得晕头转向,各自都以为过去了,但是后遗症却在这一刻显现了,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的想到了那个下午。
莱茵哈特依旧红着脸,小心翼翼的嘟囔道:“是要我坐到桌子上面吗?”
声音很轻,但吉尔菲艾斯还是听到了,还听出了言外之意就是在邀请自己去桌子上“吃”。
瞬间他感觉血液完全涌向下半身,对方的挑逗效果很好,可是目的不纯,虽然身体有了反应,但是他却不想被原始的冲动带着走,调整了一下呼吸,准备把事情掰回来,让对方明白,他的行为不只是他一个人的问题,还关系着另外两个人,他们是一体的,密不可分的,共情共业的,虽然朝着目标冲击,但是就算拿到了全宇宙,没有三个人在一起好好生活过日子,还是称不上幸福的。在他心里,陪伴他的金发天使是排在第一位的。

可在莱茵哈特心里,野心战争霸气才是第一位的,他把自己的一切视为理所当然。确实,安稳过日子的前提就是有强有力的政治军事保障,不然一切都是空口白话的乌托邦理想主义者。两者都很重要,但是也需要平衡,太过倾斜一定会出问题的。
又向后退了两步,吉尔菲艾斯才开口缓缓说道

“不是这个意思,莱茵哈特大人。为了实现您的目标,我希望您可以更加谨慎小心一点,安全无小事。这个宪兵队工作虽然委屈了您,但是也是必要的过度,可以在这个岗位上理解奥丁普通老百姓的日常生活,作为统治者需要了解方方面面的运作吧?”

莱茵哈特十分不悦,好友明明知道自己什么意思,却又开始苦口婆心的劝谏,令他不耐烦。他单手扯开衣领扣子,露出初春白雪一样莹白的胸口,在对方再次后退之前抓住了他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吉尔菲艾斯的手也很白皙修长,但是由于射击训练比较多,有几个小小的茧子,硬硬的,感觉有点粗糙。

触碰到对方肉体的时候,吉尔菲艾斯明白了自己又一次劝谏无果了,他很有可能,将再次陷入对方的节奏里,本来就是这样的,在这个人面前,他完全无法拒绝。但是他想试试看,尝试着做一些抵抗。
金发的天使有着全人类顶尖的美貌,尽管这美貌在别处只是被人讥讽的一个点,但是包括那些嘲讽他的人都知道——只要他想,这仿佛美神亲临的绝世容颜,可以诱惑所有人。不只是脸,他整个身体就是行走的战神和美神,仿佛阿瑞斯和维纳斯的合体。

那个下午过后,学习能力惊人的莱茵哈特解锁了新技能,出于对人体的好奇心,他其实早就想和恋人尝试一下了,但本身欲望淡泊,事情一忙就忘了。这次已经出手了,他就绝不允许自己的猎物逃走,箭无虚发,招必有应!
轻轻的带动着对方的手拂过自己的胸口,他锐利的冰苍色眼眸,泛起了春水,笑盈盈的注视着对方。蔷薇花瓣一样的双唇吐出蛊惑人心的句子:“吉尔菲艾斯,你是我的什么人……”

对方居然没有反应!莱茵哈特开始怀疑那些违禁印刷品的真实程度了,自己明明梳理概括提炼了这些事情的基本流程,并且实施细则也是到位的,为什么吉尔菲艾斯就是没反应!

其实并不是吉尔菲艾斯没反应,而是处于激烈的思想对立运作中,中枢神经指挥混乱,无法下达清晰的指令,负责理性思维的交感神经与负责潜意识原始反应的副交感神经交战不断,令他内耗不起,不得不先梳理统一一下。他一向自以为傲的自律,正是不断明晰,梳理,统一之下的产物,而激发这个能力的目标则是爱与守护。

他比所有人都爱眼前这个人,不单单是外表,还有他内在的纯粹的品质,超越世俗道德的纯真,对目标坚持不懈的追求,对正义忠诚的守护,对平等分享的执着。
但那种强烈的求胜心,在床上真的很尴尬,第一次确认要尝试做做看的时候,莱茵哈特是想做攻的,是他对吉尔菲艾斯身体的羡慕和好奇,但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好奇心害死猫,猫科的都算,狮子也不例外。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