秾蔻

看戏 赤金清水

人物属于田中大大,OOC属于我。
日常生活小甜饼


严以律己,严以待人的精神洁癖患者莱茵哈特.冯.罗严克拉姆,在这个夜晚之前,是彻彻底底从心底里鄙视高登巴姆王朝的那些王室和权贵们淫乱放荡的生活的。

    贪婪,弱智,虚荣,颓废,就是他亲自给这帮人下的定义,所谓的无能昏聩就是用这四重奏弹出来的。
  
   但是在吉尔菲艾斯重伤的那一段时间里,他终于开始接触到这四重奏下面的成因了——虚无和痛苦。

    他无法理解,为什么一整个秘书团都没有办法清晰的完成他下达的指令?为什么一个简单的构想,要他反复强调,还能错的离谱?为什么他们的人生总是没有目标,被鞭策着干活?这群人的脑子都是奶油蛋糕做的吗?为什么伯爵小姐总是欲言又止,有时候只是对着他苦笑。他曾经的世界非黑即白,光影交错之间清晰无比,现在他感到无力,愤怒之后无法诉说的无力。

   所幸,他还有吉尔菲艾斯,在忙碌的工作一整天之后,莱茵哈特最常去就是吉尔菲艾斯所在的康复中心。他向他的挚友诉说着这些问题,对方总是温和的附和着他,有时候也会流露出和伯爵小姐一样的不知道该怎么说的笑容,只不过一个是苦笑,一个是像对着不懂事的小孩子的慈爱的笑容。

    是的,那些他觉得奇怪的问题,他的挚友其实早已洞察,是自己,在他的羽翼庇护下,建立了虚假繁荣,如果说莱茵哈特是受万民敬仰的黄金雕像,那么吉尔菲艾斯就是那雕像下面巨大的基石,他们就是无法分割的一体,同一块金矿铸造的不同形式的存在而已。

    再持续很长一段时间的宫廷生活之后,莱茵哈特得以接触到不同层面的人,他们之中有一个特别的存在,那就是艾米尔。以前身边的人当中,他总是最小的那个,明面上的阶层关系下,他感觉不出那种无意的照顾,但是当他把自己放在主动照顾他人的位置上的时候,他终于开窍了!

    原来如此。

    主动付出的“爱”本身就是滋养,爱就是光与热,先受到眷顾的就是主动去施与的那个人。难怪吉尔菲艾斯只大自己两个月却总是比自己成熟稳重太多了,十一年如一日,他总是这样,用爱照亮了他俩前进的道路。

    所以,当日下午,莱茵哈特就迫不及待的推后了一大叠文件,兴冲冲的跑到康复中心去和对方分享这个收获。


    他要告诉他,从今以后,我也要像你爱我一样的爱你。

    被交流心得的吉尔菲艾斯,居然比莱茵哈特还要激动,他一直默默地在做,模模糊糊的知道个大概,可是被像核爆炸一样清晰直白的从这个不可一世的独裁者口中讲出来的时候,那光芒,那色彩,足以闪耀的令整个银河都黯然失色!

   然后,他们接吻,拥抱,彼此抚慰……
  
   水到渠成。


   那个转折点让他们从此走上了和之前完全不一样的路。他们的世界从巨大、庞大、宏大的星海正途走向了极小,极细腻,极精微的另一个正途。

    正如量子,把它放大的时候,看起来就和一个星系是一样的,宏观到极致就是微观,微观到极致就是宏观,两者相辅相成互为表里。

   吉尔菲艾斯那天看舞台剧《浮士德》的时候,对莱茵哈特那样说到。经典不愧是经典,神性所赋予的至高无上的考验无非是征服世界和征服爱情,除此之外都是星际尘埃。

   莱茵哈特不自觉的嘟嘴到,你这是把我比喻成海伦吗?

   哪有?陛下您一个人就把绝世美人和旷世大战全占了。何况海伦还要驱使别人为她而战,您可是自己上战场,带着元帅们扫荡全宇宙的。吉尔菲艾斯感受着皇帝陛下教科书式的撒娇,心情大好,还不忘顺便调侃他几句。

    切!莱茵哈特无法反驳。只好冷哼。现实就是如此,吉尔菲艾斯说的完全没错。他的美貌给他带来的都是麻烦和嘲讽,所以在醒悟过来美貌也是杀遍古今中外全人类的利器之后,他也觉得很好玩,这种艺术性质的表达经常可以明晰他们之间的观点,所以看戏,成了皇帝和大公茶余饭后最喜欢的消遣。


    今晚,当《摩诃婆罗多》再次勾起了莱茵哈特对旧王朝王室贵族的淫乱的厌恶之后,他必将,亲自体验并解决。

    爱,是奉献,那么奉献自己的肉体给对方,也是神圣的!哪怕肉体行为看起来再淫 €荡不过了!

评论(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