秾蔻

办公室的小甜品

人物属于田中大大,OOC属于我

吉莱莱吉无差,清水



    猝不及防的,被从后面抱住了!背后的触感很熟悉,那是温暖的胸膛,颈间的发丝也很舒服,毛茸茸的像贵族们炫耀财富的狐裘。

   因为过于专注处理终端投影文件,吉尔菲艾斯没有注意到什么时候,自己的上司踱步进来了。这个可爱的金发青年有着猫咪般粘人的傲娇脾气,现在连走路都悄无声息了。还是由于自己重伤刚好,听觉和反应神经退化了,如果是这样,这真是伤脑筋呀,22岁的齐格飞.吉尔菲艾斯突然升起了和44岁中年男性日益谢顶似的淡淡忧伤。

    两个人都没有讲话,现在距离下班时间还有半个多小时,虽说到了他们现在的军阶和职务,也根本没有一般意义上的上下班之说,政治和打仗可不分上下班时间。所以…………

     莱茵哈特大人这是乏了累了,要亲亲抱抱举高高了?

    不自觉的勾起嘴角,他把左手高举过头顶向后去揉捏那颗毛茸茸的脑袋。右手和视线依旧停留在前方的立体投影上,康复治疗了一年多,很多东西都要重新开始学习,尤其是莱茵哈特旗下基本都是武官出身,大家接手立典海穆公爵那边的错综复杂的文官体系其实是非常别扭的,虽说奥贝斯坦把那些不听话的大鱼都搞的,下台的下台,蹲牢的蹲牢,流放的流放,可是偌大的一个帝国还是得有帮人来干活的。

    马林道夫伯爵那一派系的人终究不是嫡系,说白了就是连投靠布朗胥百克公爵都不待见的无关紧要的人,只能撑起日常政务,虽说伯爵小姐作为人质留在这里,却也不可以掉以轻心,而靠奥贝斯坦那种极端方法只能短时间震慑他们。终究还是得有长期互利互惠的合作体制,所有人都得得到好处,新政权才可能稳固壮大。

    嘶……

   

    疼!吉尔菲艾斯忍不住发出声音。

    莱茵哈特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被忽视,无论是被仇视,被嘲讽,被挖苦,都没有被无视的感觉来的令他不爽!他人的任何情绪都没关系,这些年来他都可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无视对他来说就是最大的鄙视,让他联想到自己被抢走最重要的人还毫无还手之力的时期,那是他最讨厌自己的时候,对方是皇帝,是整个帝国的拥有者,而自己却如同一只蚂蚁,对方都看不见他,连来掐死他的想法都没有。

     自己难得忙里偷闲来骚扰一下挚友,却被这样敷衍,难以忍受!所以毫不犹豫的在对方肩上来了一口。

    然后他很开心的听到了吉尔菲艾斯吃痛的声音,又恶作剧一样的踮起脚来去舔舐对方的耳朵,那啥,萝卜大棒一起上,看你还理不理我!哼!还故意把呼吸加重在对方敏感的耳洞边。

   莱茵哈特大人!

    吉尔菲艾斯终于忍不住开口了。真的不是故意不理他,又是咬,又是舔,末了还吸自己,看来撩人的本事进步了很多呢?真不愧是莱茵哈特,学什么都那么快。

    是你先不理我的,吉尔菲艾斯,你要怎么补偿我?

 

   在挚友兼爱人面前,这个银河帝国的皇帝陛下一向蛮横不讲理。

   您不是我不喜欢我拿食物来收买您的心态吗?那下官准备用身体来收买您的心态可以接受吗?

   哼!这还差不多。

评论(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