秾蔻

在鲁道夫大帝的雕像前

首先人物属于田中大大,OOC属于我。

被莱吉莱萌的心肝颤,我的内心一直觉得他们是互攻的,都是男人么,谁没作案工具呀?理论上都是可以的。理智上按照原著,这两估计一个到死都是处,一个一辈子就一次,感觉太纯洁了,真的不好意思拿他们下手,但是不下手,我又憋的难受。所以打算写一个1+2剧情,在开车之前的一篇当纯爱看,后面分两章一章莱吉车,一章吉莱车。

方便大家各取所需。谢谢观赏,欢迎吐槽。

纯爱篇部分


     吉尔菲艾斯!你看高登巴姆王朝也不是从人类诞生就存在的,只是鲁道夫窃取了原来银河联邦的政权加以改造而已。

    金发的少年仰着头,注视着眼前巨大的鲁道夫大帝雕像。月光像一件璀璨的纱衣一样披撒在他全身,仿佛让他整个人都在发光,比这光还要夺目的是他的眼神——明晰而坚定,不含一丝杂质的纯粹。

   被叫到名字的红发少年一时愣住了,即使已经陪在这个人身边形影不离五年,还是时不时会被他震慑到,这是多么美丽的生灵呀!莱因哈特就是用世界上最好的一切词藻,都无法形容的纯粹美好,他就是美丽和力量的本身,若要形容他,就是在白雪中画白,在石墨中画黑,都是徒然无功的。

      至于这个人刚刚说了?什么很抱歉,刚刚不小心看得走神了,真没听清楚,只听见了什么……人类诞生…………嗯嗯,确实,自从人类诞生以来,要产生这样的美少年,确实是5000年一遇,他说什么都是对的!

   是,是哒!莱茵哈特大人!仿佛竖起一对并不存在的兽耳,吉尔菲艾斯立刻附和着莱茵哈特。


    莱茵哈特并没有回头看他的挚友,继续说道:“ 那么鲁道夫能做到的事情,我也可以做到,把这个腐朽的王朝亲手葬送掉!”

     什么?这下吉尔菲艾斯算是听清楚了。这大逆不道的话仿佛在耳边敲响了巨鼓,他浑身上下四肢百骸都颤抖了一下。这是,要造反呀!???

       在他第二次愣住的时候,莱茵哈特半转身体,用冰苍色的眼眸直视着他,明明就是那么冷的瞳色,迸发出的光芒却和恒心一样炽热无比,仿佛美神亲自塑造的脸庞上显露的是殷切神情。

    是这个人的话,也许连造反这种赢了就是九死一生万人敬仰,输了就是全家死绝株连九族的事也会成功吧?可是吉尔菲艾斯当下却没有任何不适应的感觉,甚至开始期待,开始绮想,莱茵哈特在新无忧宫加冕成皇帝的画面,繁复的皇袍,耀眼的皇冠,还有无数丝绸、黄金和宝石,只能成为他的点缀,因为他本身就是最灿烂辉煌的存在。

    嗯,莱茵哈特大人一定可以的!吉尔菲艾斯的目光先于语言,回应了莱茵哈特。他走上前去,也看着鲁道夫大帝的雕像,心里想的却不是打倒这个人,而是觉得也许这位伟大的高登巴姆王朝缔造者,年轻的时候也曾经像莱茵哈特一样,想要打倒当时已经摧枯拉朽的银河联邦,建立一个更好的政权,可是最终失败了而已。

   但是在一门心思要打倒鲁道夫的莱茵哈特看来,吉尔菲艾斯简直和他心意相通了!原来他也是这样想的!这个开国皇帝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大盗窃国么?而且鲁道夫还是一个人,自己却有这样心心相通的挚友,只要有吉尔菲艾斯在身边,他就无所畏惧,只要他们两个联手,别说高登巴姆王朝,就算是拿下整个宇宙,也不是天方夜谭!

    于是,金发少年顺手搭住了并排站立的红发少年:“吉尔菲艾斯,我好激动,无论什么事情你都会理解我,支持我。那你说我们这样的情况是不是鲁道夫禁止的同性恋?”

     啊?!
    
     一时跟不上莱茵哈特回旋跳转空中翻腾三周半的思维,吉尔菲艾斯当晚第三次愣住,他觉得自己傻极了!活像一只看不见眼睛的古代牧羊犬,恨不得把自己缩起来,就觉得能看起来不那么傻大个。

    莱因哈特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己的思维跳跃,用他自己的话来讲就是,切,你们这些地球时代的燃料动力航行器,怎么能理解瓦普跳跃的原理呢?鲁道夫禁止的事情就一定有他的原因,至于什么原因,得试过才知道,既然吉尔菲艾斯连造反都愿意陪他,那么深刻的感情,说不定就是同性恋吧?说到做到,身体力行,一贯是莱茵哈特的优点。虽然今天的吉尔菲艾斯看起来有点傻,但是下定了决心要造反的话,就应该振作起来了!

     莱茵哈特看着好友英俊帅气的脸蛋呈现出一团傻气,自作主张的忍不住亲了他的脸颊一口,希望他可以清醒一点。

     莱,莱茵哈特大人!

     吉尔菲艾斯感觉到全身蒸腾起来,脑门冒汗,高热席卷了整个人,巨大的反应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办?讲话都结巴了。

  接吻,同性恋,那么莱茵哈特大人是我的人了?是这么理解没错吧?他是这个意思吗?
     还是纯属在这方面缺根筋?怎么办?我的小心思被他发现了吗?他知道我暗恋他五年了,从第一眼看到他就存在这样肮脏下流的想法,居然被他抢先了?这是被看穿了嘛?算了,看穿了也没关系,反正都被他亲了,他也是喜欢我的吧?

     不行,他是纯洁无暇的天使,我怎么可以玷污他,有这样的想法,我真的好下流。可是,就算下流,我也不能放弃这个机会。

      住手,齐格飞,万一玩脱了,莱茵哈特再也不理我了怎么办?被安妮罗杰姐姐嫌弃怎么办?放弃吧?当一辈子的好朋友也很好的。

      不行!我要保护他,万一他以后有别人了,我难道去当电灯泡吗?还不如就和他成了!

       不对,你不是这样的齐格飞,这和人设不符!住手!莱茵哈特大人,怎么办?感觉快要人格分裂了,快来救救我!


    绝美的天使仿佛听见了他的求救信号,切断了他最后的退路。他伸出如国宝级大师做的象牙雕刻般的手,只说了两个字:“来吧!”

     那是最后一根稻草压下的声音,是最后一片刹车片断掉的声音,是最后一缕发丝崩掉的声音。齐格弗里德.吉尔菲艾斯明白了——自己已经无路可逃了。

他伸出自己的手,搭上那细腻柔软的玉手,他们紧紧握在一起。


    莱茵哈特发现对于这个好朋友,貌似行动比语言更有效。

   他顺势欺身上去,把另一只手钩在吉尔菲艾斯的脖子后面,凑近他涨红的脸蛋,在月光下,虽然红晕不明显,但是微凉的空气和丝丝缕缕的清风更显得好友全身的温度不太正常,如果用野战红外眼镜,就能看出他的周身的热量在不断往外散发,估计得当个活靶子。额头上细密的汗珠反射出月亮的色彩,有一种被镀了铂金的错觉,又感觉面前的朋友像一个躺在铂金戒指上的红宝石。那么的可爱。

   莱茵哈特将自己粉色蔷薇花瓣一样美好的嘴唇贴上吉尔菲艾斯红玫瑰花瓣一样性感的嘴唇。他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但是吉尔菲艾斯一动不动,任他摆布。有一个无论自己怎么想,怎么做都会包容自己,无条件接纳自己,理解自己,支持自己的人,真好,真想把他整个人刻上自己的烙印,让全世界都知道,这个人是我的。只属于我一个人!

   这种独占欲令莱茵哈特也觉得全身燥热,身体先于思维,将舌头伸进对方的嘴巴里,扣开他的牙齿,去搅动他的舌头,掠夺他的呼吸。过近的距离,另两个人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而粗重。分开的时候,吉尔菲艾斯羞涩的转过头去不敢看莱茵哈特,莱茵哈特却顺势拉着吉尔菲艾斯的手冲向边上的小树林,我的吉尔菲艾斯,才不要给鲁道夫看呢,是雕像都不行!

     莱茵哈特优美矫健的身姿像一头鹿,灵巧的躲避着泥坑、灌木和横七竖八的枝丫。吉尔菲艾斯完全任由他牵着,优秀的身体素质,令他跟上去没有一点负担,只是纯然的信任眼前这个人,相信他的道路一定是对的。林间小道的月光好像被树叶打碎了,一束一束的照下来,有一种梦幻朦胧的不真实感,而剧烈运动反而让这个红发少年波涛汹涌的内心平静了下来,就这样,把自己全部供奉给这天使,不再想其他的事情,多好。

    真希望这一刻的时间就此凝固。




评论(7)

热度(15)